1. <menuitem id="pcu28"></menuitem>

      <bdo id="pcu28"><dfn id="pcu28"></dfn></bdo>

        <option id="pcu28"></option>
          當前位置:首頁>公告新聞>行業要聞
          加入收藏打印關閉

          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接受財新專訪

          發布時間:2020年06月23日

            近日,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接受了財新記者專訪,就中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和中美跨境監管合作問題坦誠地談了他的看法。

            易會滿指出,劉鶴副總理在陸家嘴論壇上強調,中國將堅定不移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加快出臺和落實金融改革開放舉措。在當前形勢下,一方面中國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步伐不僅不會放緩,還會繼續不斷加快;另一方面,我們認為,加強國際監管合作,是適應全球金融市場開放和風險防范的必然選擇。其中,開展聯合檢查是國際審計監管合作的通行路徑和普遍做法。“只要美方真正愿意解決問題,完全能找到審計監管合作路徑。”易會滿表示。

            對于中國資本市場的進一步開放,易會滿表示,中國證監會將充分借鑒全球最佳實踐,充分考慮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階段,尤其是以中小投資者為主這個中國市場結構特點,積極向前推動,做到“放得開、看得清、管得住”。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具有無可替代的地位,下一步將全面深化兩地市場務實合作,共同應對各種外部干擾和風險挑戰,堅定不移地維護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財新記者:瑞幸咖啡造假事件曝光以來,境內外對中概股都十分關注,擔心有關問題無法解決,中概股會被迫從美國摘牌。中國證監會對此如何看?

            易會滿:企業跨境上市是資本全球化環境下的“共贏”選擇。中概股選擇赴美上市,本是紐約作為全球金融中心功能發揮的重要體現,對進一步豐富當地市場資產選擇和提高全球投資者投資收益發揮了非常好的作用,是件“多贏”的好事。

            近期出現的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事件,完全不能代表全部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在“后疫情”時期,全球流動性充盈甚至泛濫的環境下,各主要金融市場可能共同面臨“資產荒”的局面,對優質上市資源的爭奪必將更加激烈。美國一些政治勢力逼迫中概股退市,必然引發“雙輸”或“多輸”的結果,這既是我們不愿看到的,相信也是美國金融監管部門和華爾街不愿看到的。

            資本是逐利的,也是最聰明的。相信美國有關方面會珍惜紐約對優質資產和全球投資者的集聚作用和吸引力;國際投資者會根據符合自身最大利益的需要,作出明智選擇;相關在美上市公司也會審時度勢,根據自身情況作出妥善應對。

            任何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的持續發展都要依靠全球發行人和投資者的信任。國際金融中心是在資本全球化發展的歷史中形成的。金融中心的地位,一方面體現了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強大的金融實力和優越的金融生態,另一方面也代表了全球投資者對投資環境和上市企業投資價值的信任和認可。紐約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之一,其持續發展還要依靠全球發行人和投資者的信任。

            據世界交易所聯合會(WFE)統計,截至2020年4月底,紐交所2152家上市公司中有507家是外國公司,占比23.6%;納斯達克3141家上市公司中有457家外國公司,占比14.5%。據美國財政部相關統計數據測算,2019年底美國金融市場上境外投資者持有股票市值的占比約為25%。倫敦、東京、香港等國際金融中心的市場結構也與美國市場特點大體類似。

            財新記者:目前如何能推進有效的跨境監管合作呢?

            易會滿:中國證監會高度重視跨境監管合作,始終堅持開放合作態度。提升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質量、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是各國證券監管機構的共同職責。在跨境證券監管合作領域,我們堅持尊重國際慣例、體現相互尊重、開展有效溝通、尋求互信共贏的基本原則。

            多年來,中國證監會與美國證監會(SEC)、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察委員會(PCAOB)保持積極溝通,也有不少成功合作的案例。盡管目前美國政治層面出現了一些雜音,中國證監會仍將一如既往地加強與美國監管同行的合作。在共同查處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等違法違規行為方面,我們的原則是認真履行跨境監管合作義務,按照國際組織的多邊執法合作安排對外提供執法協助,共同維護市場公平秩序,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我們理解并尊重美國資本市場“寬進嚴管”的監管理念,針對瑞幸咖啡等個別跨境上市公司出現的監管問題,我們認為加強跨境合作才是解決問題的正途。最近,美國SEC前主席阿瑟?利維特( Arthur Levitt)就專門撰文,建議加強中美跨境監管合作,他的觀點我們非常贊成。

            財新記者:審計工作底稿是中美審計監管合作中的一個關鍵環節,也是市場長期關注的熱點。中方是否可以、以及如何向美方提供會計底稿?

            易會滿:中方從未禁止或阻止相關會計事務所向境外監管機構提供審計工作底稿。我們理解,中國法律法規要求的實質是,審計工作底稿這類信息應通過監管合作渠道來交換,并符合安全保密的相關規定。這也是符合國際慣例的通行做法。

            截至目前,中國證監會已向美國SEC和 PCAOB提供了14家在美上市中國公司的審計工作底稿,僅2019年就向SEC提供了3家。長期以來,我們與美國 PCAOB一直保持密切溝通,努力尋求審計監管合作的有效路徑。從2012年 PCAOB入境觀察,到2017年我們協助 PCAOB對一家中國會計師事務所開展試點檢查,雙方嘗試了許多辦法,試點期間也向PCAOB提供了若干審計項目的工作底稿,應該說當時合作還是比較順暢的。

            財新記者:美方與全球其他不少國家簽有監管合作協議,這方面中美之間有什么國際慣例可以借鑒嗎?

            易會滿:經過這些年的實踐和磨合,我們認為,按照國際慣例開展“聯合檢查”應當是一條可行的路徑。我們希望在前期試點的基礎上,沿著這個方向與美方繼續推進合作。

            從2019年開始,我們就向PCAOB明確表示同意就“聯合檢查”方式開展磋商,并多次主動向 PCAOB提出具體方案建議,但美方至今未予積極反饋。

            我想,在當前美國國內政治氛圍下,PCAOB可能面臨一些壓力。那么,下一步推進雙方合作的關鍵就是,美國方面是否真正想解決問題。我們隨時歡迎 PCAOB與我們坐下來談。我們認為,雙方的合作的基礎大于分歧,只要從解決問題的目標出發,以專業方式開展平等磋商,就一定能夠找到令雙方滿意和適當的合作路徑。我們有充分的信心通過合作來解決分歧。

            財新記者:提供審計工作底稿,就能一舉解決跨境監管中的各種違法問題了嗎?

            易會滿:打擊國際資本市場違法犯罪,聯合檢查和審計工作底稿當然很重要,但這些只是跨境監管合作一個重要環節或載體。更為重要的是,要通過充分溝通協作建立監管者之間高度的相互信任,并在此基礎上共同建立打擊跨境證券違法犯罪行為的執法聯盟。缺乏信任與合作,解決不了有效打擊財務造假的問題。

            現在,跨境監管合作中很多專業問題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政治化了。我想,在專業監管方面中美首先要建立起互信,要向市場傳遞這方面的信心。我始終認為,在當前法律法規條件下,合作沒有障礙,我們也完全可以找到合作路徑,只要美方愿意坐下來談,分歧一定能解決。

            財新記者:對于想要回歸A股市場的中概股公司,目前路徑是否暢通?對于不能滿足境內上市條件的中概股是否可以允許他們在新三板掛牌?

            易會滿:各個國家和地區的市場都有自己的一套上市標準和條件。近期,中國證監會發布了《關于創新試點紅籌企業在境內上市相關安排的公告》,滬深交易所也針對紅籌企業在科創板和創業板上市,分別發布了相應的監管安排和信息披露指引。從目前在美上市公司的情況看,有一些不一定能夠滿足境內的上市條件。

            做企業總歸要有一個盈利模式。靠著燒錢、講故事、炒題材,沒有持續經營能力,財務長期虧損,不適合上市。這是各方監管共識。

            財新記者:財務造假的中概股在海外敗壞的是中國企業的名聲。對此有何評價?

            易會滿:這些行為是資本市場的“毒瘤”,也是中外監管機構共同打擊的對象。我們應該加強監管合作,共同肅清害群之馬,使造假者得到應有的懲處。選擇去美國和香港等海外上市的中概股企業,上市流程本身高度市場化,無需在中國監管部門經過任何前置程序,我們監管部門事前很難知道哪些企業去海外上市了,很多時候是事后才看到。海外投資者在買賣這類企業股票的時候,應該已經充分考慮了這個情況,并把這些因素納入到股票的風險定價中。即便如此,我們仍將和上市地監管機關加強跨境監管合作,共同維護各國投資者合法權益。

            財新記者:對英國倫敦市場可以有什么新的期待?

            易會滿:倫敦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歷史形成的,當地的金融基礎設施和國際投資機構在全球有一定影響力。脫歐之后,英國也會更加注重發展這方面的實力,以繼續保持倫敦金融城全球吸引力。

            英國十分重視中英金融合作,在推動“滬倫通”發展方面態度十分積極。“滬倫通”下的跨境上市公司都是已經在本地上市、經過市場檢驗的公司,相信對于上市公司質量,投資者可以相對比較放心,滬倫通目前運行比較平穩。

            當然,在“滬倫通”機制下,也同樣有跨境監管合作的問題。企業在不同市場跨境上市,就要符合上市地公開發行、信息披露等監管要求,這必然需要監管部門之間密切合作。我們與英國監管部門有多年良好合作的經驗,隨著雙方市場合作的深入,我們將在監管信息交換、信息披露、審計監管合作等多方面與英方加強合作。

            財新記者:在新冠疫情沖擊和中美關系緊張局勢下,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的整體節奏和步伐會受到影響嗎?

            易會滿:中國證監會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穩步推進資本市場高水平對外開放。2018年4月博鰲論壇期間,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代表金融業宣布了多項對外開放措施。其中,涉及中國證監會職責的5項行業和市場開放措施已經全部落實,包括放寬證券、基金、期貨業外資股比到51%,開通滬倫通,擴大滬深港通額度等。

            2019年陸家嘴論壇期間,我代表中國證監會宣布了9項進一步擴大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政策措施,其中6項舉措已經落地實施,涉及外資機構“一參一控”、股東資質要求、基金托管資格和全面推開H股“全流通”、增加期貨特定品種等;其余3項也均取得了重要進展, QFII/RQFIL新規即將頒布,交易所債券市場開放也將加快推進。

            在市場和產品開放領域,QFII/RQFIL額度限制已全部取消,境內外市場互聯互通機制持續優化,期貨國際化品種范圍不斷拓展,風險管理工具日益豐富。受今年疫情和經濟環境影響,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加劇,而A股市場韌性明顯增強,滬深港通運行基本平穩,外資總體保持凈流入的態勢,這充分體現了全球投資者對中國宏觀經濟長期向好和資本市場改革開放穩步推進的信心和信任。

            今年以來,中國資本市場的開放不僅沒有因疫情和中美摩擦等因素而放緩,反而不斷加快。我們提前取消了期貨公司、證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資股比限制,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承諾順利落地。截至目前,已有瑞銀、野村、摩根大通等6家外資控股證券公司獲批。這是金融業開放的一個核心內容,即外資證券、基金和期貨公司在市場準入和業務范圍上與境內機構一視同仁,公平競爭,在全面實現國民待遇方面邁出了重要一步。

            我堅信,擴大金融業和金融市場對外開放,既是優化市場生態,提升行業水平的重要途徑,也是共同應對當前全球風險挑戰的重要手段。我們真誠地歡迎境外金融機構和投資者來華投資展業。

            財新記者:盡管以北向資金為代表的外資近期不斷呈現“凈流入”態勢,但外資持股占A股總市值的比例較低,遠低于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外資持股比例。對此,中國證監會在吸引外資方面有何進一步舉措?

            易會滿:中國證監會將堅定不移繼續穩步推進資本市場高水平雙向開放。一是持續完善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這既包括我們正在推進的資本市場自身的多項改革,也包括對跨境投融資、交易結算等制度的完善。二是不斷深化全方位國際合作。進一步優化滬深港通機制,不斷豐富內地和香港全方位多層次務實合作。進一步完善滬倫通,拓寬跨境ETF互通機制,加強中歐金融合作;同時全面推進監管改善和風險防范,健全跨境資本監測和風險預警機制,加強跨境監管協調協作和信息數據共享,做到“放得開、看得清、管得住”,確保開放環境下資本市場的穩健運行。

            吸引外資最重要的還是中國經濟基礎市場空間和長期向好的發展趨勢,外資對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有信心,就會來投資。對于外資反映的技術層面的一些問題,包括交易結算制度、風險管理工具和交易習慣等方面,我們會根據整個市場情況和發展階段,充分考慮外資的訴求,逐步推進完善。

            財新記者:缺乏有效風險管理工具是外資老生常談的話題,中國證監會是否會授權境外機構從事或研發包含A股指數的風險對沖產品?

            易會滿:完善風險管理工具,豐富在岸和離岸的風險管理工具是中國證監會下一步改革的方向。期貨和衍生品市場的發展,要符合當前國內資本市場的發展階段和特征,要建立配套的監管手段和風險管控能力。只有如此,這些風險管理工具的推出才會比較平穩。

            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一方面要借鑒全球最佳實踐,另一方面也要考慮中國資本市場發展階段特征,比如A股市場投資者結構的現實。數據顯示,當前A股1.6億投資者中,90%以上是賬戶金額在10萬元以下的散戶投資者,而且這種以中小投資者為主的投資者結構短期內難以改變。如果衍生品步子走得太快,我們擔心會帶來風險,甚至是系統性風險。因此風險管理工具中的期貨產品、衍生產品只能審慎地穩步往前推進,中國證監會也在努力從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與其他各方利益中尋求平衡點。

            對于成熟資本市場來說,完善的多空機制對于市場自動尋求平衡非常重要,今后的發展趨勢肯定是要推出相關風險管理工具,但當前情況下,“穩”即是“進”。

            財新記者:從“引進來”看,當前金融業對外資機構基本實現了國民待遇,但中資機構“走出去”仍然困難重重,至今尚未有中國的機構在美國獲得承銷牌照,你分析原因何在?

            易會滿:中資機構到美國展業表面看上去沒有任何門檻,但實際監管要求很高。特別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負責監管的“婆婆”更多,有的屬于美國證監會管,還有的屬于美聯儲監管。我們國內有的有實力的證券機構跟銀行有一定關系,到了美國之后會被當成是“銀行控股公司(Bank Holding Company)”來看待,必須遵守美國《銀行控股公司法》,由美聯儲進行監管,包括業務牌照的審批發放與信息的報備與披露,監管門檻相當高,這也是至今國際化業務做的比較好的國內券商很難拿到美國承銷牌照的原因之一。

            近年來中國證監會也一直在跟美方商談。銀行實際并未參與這些券商的管理,兩者是非常獨立的。我們希望美聯儲等監管部門能夠充分考慮這些實際情況,支持中國證券機構在美展業。此前美聯儲也有在這方面給予豁免的一些先例。我們還將積極推動此事。

            財新記者:最近香港的境遇讓人為未來擔憂,甚至有人擔心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終將被取代,你怎么看?

            易會滿:過去四十年,香港在內地資本市場改革開放過程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獨特作用。香港利用自身獨特的區位優勢和“一國兩制”制度環境,背靠經濟快速發展的內地,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日益鞏固。

            香港首先是承載全球信任的國際金融中心。截至2020年4月末,香港193家銀行中就有137家來自境外,其中美資、英資銀行在銀行業總資產中的份額占比合計達到34%。香港165家保險公司中,有70家為境外機構。全球前一百家大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中,有超過七成在港開展業務,摩根士丹利、高盛、JP摩根、UBS、貝萊德、富達、領航等全球著名的投資銀行、資管機構均在港設有地區總部或重要分支機構。全球前二十大保險公司中,英國保誠、加拿大宏利等15家均在港開展業務。

            香港又是富有中國元素的國際金融中心。截至目前,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的內地公司(包括H股和大小紅籌公司)數量占比超過50%,市值占比超過70%。

            應該看到,香港不僅是中國的香港,更是世界的香港。從這個意義上講,充分發揮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和作用,有利于中國,有利于世界,也有利于我們這個新時代。建設好、發展好和維護好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符合全球利益,是大家共同的責任。中國證監會將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進一步豐富和深化兩地在市場、機構、產品等領域全方位、多層次務實合作,共同應對各種外部干擾和風險挑戰,堅定不移地維護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財新記者:如何看待香港與滬深交易所的競爭?

            易會滿:我們認為,適度競爭是有利于發展、創新的。如果只有一家交易所,服務質量肯定上不去。內地和香港的三家證券交易所客觀上會有一定程度的競爭,但合作還是主流,滬深港通的發展就是最好的例子。同時,每個交易所的特點不一樣,企業愿意選擇哪個交易所上市,最終是一個市場化的選擇。三家交易所提供了多地、多元的選擇,這是一件好事。我們作為監管者也樂見其成,尊重市場選擇。

            財新記者:當前香港有一些政治問題需要解決,這令市場擔心香港資本市場的功能會受到影響,因此應對之策是要加快發展國內資本市場,還是要對香港進行政策性傾斜,讓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進一步穩固和提升?

            易會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今后其獨特的功能也需要繼續發揮好。香港金融中心和內地的上海、深圳是互相促進的,不存在誰替代誰的問題。我們全力支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這一點是堅定不移的。

            財新記者:怎樣能堅定香港投資者的信心?

            易會滿: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很大程度取決于他們如何看待內地。如果他們仍然看重內地這一巨大市場、對內地的改革開放有信心的話,資本是逐利的,哪里有機會就會到哪里去。對此,不容懷疑。

            財新記者:懲治上市公司財務造假,配套修訂的法律有哪些?

            易會滿:中國證監會將認真落實劉鶴副總理提出的“建制度、不干預、零容忍”,對上市公司財務造假堅持零容忍、強制度、嚴打擊的原則。財務造假是資本市場體內的毒瘤,中國證監會始終對此絕不姑息,嚴厲打擊。近期集中力量查辦了康得新(002450.SZ)、康美藥業(600518.SH)等一批市場高度關注、影響惡劣的重大財務造假案件,起到了震懾作用。

            在加強打擊造假的法治化建設方面,我國新修訂的《證券法》已于今年3月1日正式施行,其中大幅增加了對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的懲罰力度。中國《會計法》對會計審計業務作出了嚴格要求,正在修訂中的《刑法》也將大幅提高財務造假犯罪行為的量刑力度。

            財新記者:對于欺詐發行的上市公司實控人頂格罰款從60萬提高至2000萬,是否會有效震懾市場違法違規?

            易會滿:治理財務造假行政罰款多少不是最主要的,后續的民事追償和刑事懲戒構成了立體化的懲治體系,這更為重要。

            從發達國家經驗看,資本市場不法行為者,一怕坐牢,二怕被大眾投資者訴訟索賠。中國證監會將和有關方面一起行動,一方面抓緊推進中國特色的證券集團訴訟制度落地,充分發揮投資者保護機構作用,既讓投資者得到補償,又能有效避免濫訴;另一方面,繼續加大工作力度,推動刑法修訂,大幅提高證券期貨犯罪的刑期上限和罰金標準,讓違法犯罪者承擔應有的責任。

            當前中國特色的訴訟制度能夠有效發揮作用的話,能夠一定程度上彌補中小投資者損失,這要比對上市公司及相關責任人只是罰款的效果更好。當前我們的證券代表人訴訟制度是“默示加入”原則,這也就意味著財務造假要面臨著眾多中小投資者民事賠償。今年會有幾個投資者訴訟的案例出來,我們相信,會形成良好的市場示范和震懾效應。

            這些努力將有助于形成行政執法、民事追償和刑事懲戒相互銜接、互相支持的立體、有機體系,對造假者形成有效震懾,顯著改善市場的生態,保障我國資本市場沿著法治誠信的道路行穩致遠。


          相關新聞
          建議使用 1024×768 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進行訪問,低版本IE將不能正常瀏覽 版權所有@2001-2006中國期貨業協會 CF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4711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區金融大街33號通泰大廈C座八層 郵編:100140 | 本網站支持IPv6訪問
          九万彩票